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钢铁产能过剩真相 钢铁

2019-12-17 03:32 来源:未知

钢铁,是一个民族文明的标志,一个国家国力的象征。

4月初一个雾气弥漫的早晨,数十辆载着中国民营钢铁业精英的奥迪车停靠在山东肥城市宝盛大酒店门前。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龙、德龙集团董事长丁立国等鱼贯而出。他们在工作人员和记者们的簇拥下,来到二楼“全联冶金商会二届二次会员大会和2015年第一次理事会”会场。

铁、钢作为基础材料,伴随人类文明2000多年,一直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时至今日,一个国家的强盛仍然离不开钢铁。

通常,这种公式化的会议意味着冗长枯燥的演讲,再加上一番“义不容辞”的美誉。如果这就是今天来宾们预料的内容,那他们一定会大感意外。

上世纪50年代,社会主义新中国百废待兴,亟须修复战争创伤,建设强大国防,打造完备工业体系。乘着社会主义东风,一批钢铁企业在全国各地上马。

“2015年,一些钢铁企业要想好怎么去‘死’。”在主席台中间位置就坐的原国家冶金局局长、全国工商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神情严肃地说道。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河北以“六钢一机”为主的钢铁工业初具雏形,并在1972至1974年趋于完善,全省钢产量排全国前五名。

此时,斜对角第一排的山西闻喜县县委书记张汪尤抬起头,不安地望了一眼赵喜子。他心里清楚,“死”的对象就包括闻喜县辖内的山西海鑫钢铁公司。

产量跃升:中国第一,河北第二

2014年11月,这家山西省最大民营钢铁企业在开开停停挣扎了4年后,最终启动了破产程序。海鑫钢铁直接和间接支撑着闻喜县约1/4人口的生计,纳税额占全县的60%。

改革开放后,河北以“六钢一机”为代表的38家国有冶金企业,向国内外先进学习,走出一条扩建、配套、改造的快速发展之路,工艺装备技术水平大为提高。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中国钢铁行业自2008年进入低迷期,尽管2014年粗钢产量以8.23亿吨刷新历史记录,但粗钢表观消费量为7.4亿吨,30年来首次出现下降;钢材价格跌至2003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进入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开始发育,著名的邯钢经验成为整个90年代全国工业企业学习的榜样。同时,国有钢铁企业现代企业制度日趋完善。

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苗长兴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2012~2014年,钢铁行业基本处于亏损状态,最低时钢铁主业不到1%的利润率。今年一季度,国内大中型钢企亏损面近50%,钢铁业已成中国“最不赚钱”的行业之一。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后,得益于唐钢、邯钢等国有钢企的技术扩散、人才输送,以津西、建龙为代表的集体钢铁企业得以快速发展,河北钢铁产量逐渐向全国第三、第二跃升。

举债度日成为大量钢企普遍做法。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2014年负债总额3.2万多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3%,部分企业负债率已高达80%;其中,银行借款额1.3万亿元,另有近1.9万亿元的高息短期贷款。今年一季度,钢铁业遭银行抽贷约650亿元。许多业内人士认为,钢铁财务危机随时可能大面积爆发。

1996年,中国钢产量首超1亿吨,成为世界第一钢铁大国,至今稳坐头把交椅22年。

2014年,除海鑫钢铁外,四川省大型钢企川威集团、黑龙江最大钢企西林钢铁集团等,相继传出面临破产重组窘境的消息。今年3月下旬,攀钢集团成都钢钒有限公司变相裁员1.6万人。

1999年,中国钢铁行业出现全行业亏损,国家提出“调控总量”。

按照工信部正拟出台的《钢铁工业转型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7)》等政策,在此前4年压缩9000万吨的基础上,到2017年还要再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钢企数量保持在300家左右,产能利用率达到80%以上;到2025年,前10家钢铁集团粗钢产量占全国比例不低于60%,形成3~5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当多数人还在悲观观望时,少数嗅觉灵敏的企业家闻到了一种诱人的味道——以房地产市场化为标志,中国在新世纪之初城镇化提速,随之而来的不是“调控总量”,而是“需求井喷”。

重整的过程中还有环保压力。新环保法、钢铁工业污染物排放新标准等正式实施后,钢铁企业要达到国家新的排放标准,吨钢环保投资需要增加13%,运营费用增加200元左右。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新环保法要求过高,或将倒逼一部分钢铁企业“速死”。

2000年,随着冶金主管部门的撤销,上世纪90年代新建的集体钢铁企业纷纷被收购改制,以敬业、燕山为代表的民间资本开始涉足钢铁领域。

“对于拥有300多万人的钢铁行业来说,过去的3年只能算是冬天,今后才是真正的寒冬。”赵喜子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巨大的市场、强烈的召唤让一些大胆的民营企业家不顾国家的宏观调控,在土地、环评手续不完备的情况下,争先恐后地上马钢铁项目。

拉不住的缰绳

本世纪前10年,平均每年新增6000万吨钢,其中70%由民企贡献。当时有一种“百万吨钢现象”:投资建设一座100万吨的钢厂,每年赚10亿多元,3到5年就能收回投资。钢企赚钱之容易,就像“耙子搂”“大风刮”,有企业主用车拉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在北京一口气买十几辆奔驰车。

肥城会议当晚,张汪尤再次做出努力。他找到赵喜子和部分参会企业家,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尽快撮合海鑫钢铁重组事宜。

2000年,河北钢材产量只有1306万吨,不足全国的10%,民营钢企粗钢产量仅200多万吨。仅用7年时间,河北粗钢产量超过1亿吨,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此后数年,又相继超越德、美、日。到2013年底,仅民营钢企钢产量就达1.25亿吨,13年增长了43倍,是世界第二大产钢国日本的1.13倍。有人戏称,世界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日本第三,唐山第四”。

德龙集团董事长丁立国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除非再打一下折扣,还要拉上银行一起,否则难!”

隐患发作:经历“寒冬”才会成长

残酷现实背后是钢铁业积重难返的产能过剩。1996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产钢大国后,一直保持高速发展。2000年~2008年是中国冶金工业史上的黄金8年。

2008年,中国钢铁行业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遭遇短暂危机后,2009年出现“回光返照”,钢材价格一度高达5000元/吨。此前,各地实行“淘汰落后、结构调整”,不少企业却抓住机会“压小上大”形成更大产能,民营企业中1000立方米高炉比比皆是。这为下一轮行业危机埋下了隐患。

“那时,不管上什么钢铁项目都赚钱,每吨至少有千元左右的利润,真有点数钱数到手发软的感觉。”邯郸钢铁集团副总经理魏广民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从2012年开始,钢材价格急转直下,吨钢利润越来越薄,从一部手机,到一斤猪肉,再到一瓶矿泉水。到2015年底,粗钢价格只有1440元/吨,价格严重偏离价值,综合价格指数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全行业大面积亏损。2014至2015年的“寒冬”,是钢铁行业最难过的日子,不少企业负责人记忆犹新,至今后背发凉。

作为邯钢人,魏广民有值得骄傲的资本。1990年代中期,以“抓效益、降成本”闻名的邯钢,在全国范围内打造了一面金字招牌——“工业学邯钢”。但随后事情的发展却偏离了当初的设想。

2013年,国家开始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此时,河北有2.8亿吨产能,占全国四分之一。此后的5年,国家要求河北不仅不能有一吨增量,还要在存量基础上压减6000万吨,占全国四分之三,相当于德、法两国的粗钢产量。

在高利润面前,邯钢的“6字真言”被同行们抛在了脑后,钢铁业的发展进入了一个近乎疯狂的阶段。2003年,钢铁业总投资1427亿元,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87.2%。其后数年粗钢产量增速维持在20%以上,2007年一度接近30%。大干快上为日后钢铁行业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压减产能,不仅因为行业危机,更有环境考量。我国钢铁生产还处在长流程阶段,高消耗、高排放难以避免。生产一吨粗钢需要1.6吨高品位铁矿、0.5吨焦炭。按最近5年河北年产粗钢1.8亿吨计算,每年有至少5亿吨的原燃料、成品钢材大进大出,其中很大一部分靠公路货运,间接形成新的排放。

钢铁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进入门槛不高,但退出很难。于是,决策部门频频出招给虚火上升的钢铁业降温。据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2月至今,国家相关部门已先后出台了20多项淘汰钢铁落后产能的政策。

“黑色产业”遇到绿色困境。河北5年内至少压减6000万吨钢铁产能,影响60万人就业、500多亿元税收、近千亿元资产损失。

尤其是2004年江苏铁本事件,更显现出决策部门的焦虑和决心。时任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曾表示,制止钢铁行业违法违规、盲目投资、低水平扩大产能的问题,不只是钢铁行业自身问题,它涉及我国经济发展保持合理投资结构等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

回头再看新世纪前15年,伴随着我国的城市化进程,钢铁行业经历了一轮从浮到沉的完整周期,前12年高歌猛进,后3年飞流直下。那些在本世纪初才初次涉足钢铁的民营企业家,在这轮周期中接受了一次完整的市场经济教育,他们不再冲动、盲目、大胆,而是更加成熟、稳重、老练。

但其后钢铁业的热情不减,大量企业仍以各种名义未批先建。甚至有业内人士形容,每次对钢铁行业的调控后,都会迎来钢铁行业的新一轮“狂欢”。

至暗时刻,往往预示着黎明的即将到来。随着去产能的累积效果显现,2016年春节一过,钢材价格在第一季度一路升到2640元/吨,不少苟延残喘的钢企重新活蹦乱跳。2017年,全国打击消灭数千万吨非法“地条钢”,隐藏地下多年的“杂牌军”出清,正规钢铁企业欢呼雀跃。

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钢铁企业被迫大幅度减产。2009年,全球钢产量锐减21.5%。但紧接着在“4万亿”大规模刺激政策下,钢铁业再度掀起投资高潮。到2014年,我国粗钢产量8.23亿吨,约占全球一半。

到2017年底,河北省超额完成了国家下达的去产能任务。这一年,全国钢铁行业实现利润1773亿元,同比增长613%。这一年,河北生产粗钢1.91亿吨,未来3年将继续压减2000万吨钢铁产能,河钢集团在全球50大钢铁企业排名第四,津西、敬业、纵横也进入前50强。

河南省最大钢企安阳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涛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分析,刺激政策拉动钢铁消费持续时间并非很长,但加上有较大比例的钢铁消费是新建和改建钢厂的内循环消费,随着时间推移,钢铁消费量和产能的关系越来越不成正比,导致钢铁产能过剩。

转型加速:走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通常产能利用率在75%以下即可称之为产能过剩,2014年我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只有70.69%。

“全球钢铁生产中心”和“世界第一钢铁大国”已经历史性地落在中国身上。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未来3年,河北钢铁行业将进入以“大重组、大搬迁、大调整、大提高”为特征的转型发展期、秩序重建期。

但需要区别对待的是,我国钢铁产品中的粗钢、铸铁管、不锈型材、螺纹钢、普特钢等产能过剩,附加值较高的镀层板、冷轧薄板带、中厚特带钢、合金板和电工钢板等则需从日本和德国进口。2014年,我国进口钢材1443.21万吨。

当前,河北钢铁工业发展有五大突出任务要完成:一是绿色发展,环保治理继续升级;二是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三是装备升级改造,走工艺技术装备综合配套大型化、信息化和智能化之路;四是调整优化产品结构,以市场为导向,由中低端产品向中高端产品转变,不断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五是借去产能、环保治理和兼并重组之机,调整优化产业布局。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于勇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进口钢材仅占全国钢产量的一个多百分点,这些钢材中的大部分品种我国企业也能生产,只是缺乏稳定性,竞争力较弱。

从发达国家发展历程看,钢铁在加速工业化阶段是重要的战略支撑产业,在加速工业化完成后仍然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原料供给工业,还会持续发展。河北钢铁工业只有解决了当下面临的一些突出问题,才能抢占市场竞争制高点,走向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阶段。

市场何以失灵

当前,在高端、细分市场,我国每年还要进口几千万吨技术上达不到或成本上不经济的高端钢材。钢铁领域的创新永无止境,未来若干年,我国钢铁行业仍需苦练内功,在技术积累上弥补差距、争取赶超。当我国钢材保有量达到一定程度,将向短流程电炉炼钢转变,排放将大大降低,环境友好程度大为提高。为此,全行业要保持历史的耐心。

每次政府出手调控,许多国企的产能产量下降,但全国的总量却在上升。

背后原因在于,近十多年来民营钢铁企业发展迅猛,已从2002年的三分天下,发展至2012年占据半壁江山。

因此,有批评人士将产能过剩的矛头对准了民企,并指责后者靠不开发票,延长工人工作时间等手段在效益上超过了国企。

对此,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规范化经营同样是规模化民企的基本准则,他还反问,“那些严重亏损、资不抵债的国企为什么不倒闭?”

无论国企民企,中国钢铁行业面临一个共同难题——边际生产者退出难。通常情况下,排在钢铁行业“队尾”、处于盈亏平衡线附近的企业,即为边际生产者,充当钢铁供求关系自动调节器的角色。

2003~2007年,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平均利润最高8.1%,最低6.5%,意味着这一调节器运行比较正常。但2009年后“失灵”,一些企业没有利润也不轻易减产、停产,甚至越亏损越增产,不仅抬高了原料价格,又亏本倾销拉低了钢材价格,使得钢铁行业的平均利润率远低于合理水平。

其中不乏一些地区的骨干企业。比如安阳钢铁,前几年曾大幅亏损。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安钢是民营企业,可能早就关门了。它之所以还在生产,就是为了养活2.5万在岗职工和3.2万“三产”及退休人员,有生产才有现金流,才能发出工资,“这是国企的责任所在”。

规模更大的山东钢铁集团董事长任浩也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我们有近10万员工是吃钢铁饭,钢铁主业如果不能自己造血,企业发展将不可持续。”

“地条钢”屡禁不绝

产能整体过剩已是钢铁业共识,不过,里面别有洞天。

2014年,我国钢材产量达11.3亿吨,粗钢8.2亿吨,钢材比粗钢多出3亿吨。赵喜子表示,如此大的差距,表明除钢材深加工外,“地条钢”产量仍然很大。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钢铁产能过剩真相 钢铁